【星鬼】大厂时期的小甜饼

**大厂时期的甜腻腻星鬼**
**02.有小奶鬼出没,注意**
**勿上升正主,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**

01.
嘴对嘴喂水果/Pocky游戏

(这题设定是两人暧昧期)

"啊哈哈哈哈,我当国王啦这次!"小学鸡1号黄明昊正在作死的边缘放声大笑,"我来看看哈,我想想,那……本国王要2号和5号出来玩个pocky游戏!"

"要亲到嘴的那种!亲嘴亲嘴!"小学鸡2号范丞丞起哄,同样不怕死的在哥哥们打人的边缘试探。

"对,亲嘴!"黄明昊一听,笑得更欢了,"来吧来吧,快出来!"

"操……??"坐在一边的朱星杰瞥了一眼手中的牌,重重的揉了一把眉心,又低声偷偷地问了隔壁一副看好戏的周锐,"2号是吗?"

"哇操朱星杰你2号啊,恭喜恭喜啊!"

欢迎体验廊坊大厂喇叭花震耳欲聋立体声效!

"快可闭嘴吧你!"一向号称冷白皮的朱星杰,耳尖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

"等会儿你完了啊,周锐。"朱星杰咬牙切齿的拍了他的后背,气场十足,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迈步走向十几个男孩绕起的圆中心。

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周锐表示:who cares?

反正锐哥先笑完你,其他啥的都是身外之物。

"杰哥~"小学鸡1号对他奸笑着,背景音附赠小学鸡2号幸灾乐祸的嘲笑外加其他廊坊小孩的憋笑声。

朱星杰开始怀疑带这群小孩是来坑死自己的。

"闭嘴……"朱星杰话都还没脱口,另外一位主人翁也被满脸通红的推出来了。

操操操操操操操——小鬼?

朱星杰刚顾着苦恼一会儿要怎么收拾这群小孩,愣是把游戏这回事给忘了。

好的,很好,是小鬼。

"哇哦~"廊坊的男孩子们不约而同的蹦出尖叫或是坏笑,像是在国中时期抓到早恋的兄弟总不免的要来几句调侃一样。

废话,谁都知道这俩家伙最近可有戏了。毕竟是连去厕所都得歪腻的兄弟可真不多啊。

"登登登~胡巴大老哥,杰巴哥,呸啊,杰哥,"Justin啪达一声单膝下跪,还整出一副庄严肃穆的表情,双手并用的举起了巧克力棒,"为您献上我仅有的一只pocky。"

"小的告退。"Justin垫着脚尖飞快的逃到范丞丞的背后,最后还不忘小小声的给朱星杰加油打气,"加油杰哥。"

"加你个头。"朱星杰小声嘟囔,嘴角却藏不住笑意,又怕过于明显而被面前的小孩看出他的心思,只好绷着脸软了嗓子的说:"小鬼,你好了吗?"

……杰哥在问啥,为什么整得像是要**还是***啊啊啊啊,不管了,是个男人就给他干下去吧!鬼哥我可是什么都不怕的!

"好了。"小鬼直勾勾的盯着他哥的眼睛,"杰哥我来吧。"然后一把抓走朱星杰手里的巧克力棒。

"…啊?"朱星杰发愣的同时小鬼已经把pocky叼在嘴里了。

"喔好…"朱星杰的目光聚焦在小鬼水润的双唇,他突然有种拐卖未成年人的诡异罪恶感。

朱星杰挺了腰脊,僵硬着四肢欺身就上,他本来心里盘算着咬掉一半就脱身,随便敷衍一下游戏就可以了,毕竟看着面前那个小孩害羞的样子他也算是满足心里成就感了。

然后不知道是谁仿佛与他心有所感,叫嚷一句:杰哥你得亲上去啊!

朱星杰心里想着叫啥呢吵死了别逼逼了,朱星杰心一横,两手就给搭上去了,小鬼的脏辫被他托在手里,他打算破罐子摔破就这样放生理智,任由情感张牙舞爪的侵占他的脑袋。

然而小孩的动作比他快了一步,小鬼迅速的搂上他的肩膀,使劲蛮力让他的哥哥向他靠拢,肩膀相抵的时候骨头硌疼了他,小鬼也没能管得着那些,只一心想着能快点儿结束,心跳如擂鼓,仿佛整个身体都为之颤动。

小鬼近乎吃掉了4/5的巧克力棒,还调情似的咬上他的嘴唇,但小野兽没能控制好力度,朱星杰唇上的嫩皮被他给蹭破,下唇渗出丝丝腥血味。

然后罪魁祸首一溜烟的逃走了。

甩下一屋子的口哨声和捂脸蹲在地板的青年就这么跑了。

02.
膝枕(小奶鬼出没)

"啊啊啊啊~杰哥啊~大头杰啊~"小孩儿鬼哭狼嚎的在他耳边嗷嗷叫嚷,一头散开的脏辫已经半干,蹭在他两只大白胳膊上都磨人的很。

"什么鬼,走开,回去你床上。"朱星杰靠着墙壁,两条腿往床沿搭,电脑和小键盘搁在大腿上,全神贯注的在屏幕上跳跃的音符和线谱。

小炮仗精突然哑了火,一如反常的乖乖听话,转身就爬回自己床上,捞起被子,在被窝里缩成一团。

年长者终于肯将心思放在小孩身上了,他瞥了一眼卷成一坨的被子,小孩儿没探出毛茸茸的脑袋,只有几根染色的辫子露在外边,模样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。

朱星杰淡淡地叹了口气,咋办?

就是得宠着啊,这小祖宗。

朱星杰一把掀起半边薄被,蜷曲一团的小奶猫哀怨的瞧他一眼,伸手想把被子抢回来。

然后小奶猫猝不及防的收获到他哥的一个吻。

"卧槽。"小鬼被朱星杰这一举动吓得不轻,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还放在底下的摄像头。

"老早关了,怕什么?"朱星杰被他的反应逗笑,脑袋蹭到他的恋人眼前。

"再一个?"他问。

小孩儿可就不乐意了,"哼,再一个?你去跟你那小键盘索吻去吧!"然后翻了个身,完美复制他前几分钟的话,"回你床上去。"

朱星杰心知小孩还在和他的电脑键盘置气,"话不是这样说的啊,"他从床上捞起小孩的脑袋,把毛茸茸的脏辫搁在他的腿上。 "我那床怎么会比得过琳琳的床呢?"

"你少恶心人了,还琳琳!丢不丢人!"小孩炮仗精本性全露,大声抗议,"别那样就叫我!"

"好好好,宝贝。"朱星杰宠溺的笑弯了嘴角,"这样行了吧!"

"我看你还是滚吧,臭胡巴!"小鬼的脑袋还枕在他腿上,两只手倒是开始在他脸上作怪,肆意揉捏把玩着他两颊的软肉。

"小祖宗。"朱星杰柔声的喊,圆润的指头抚摸他的脏辫。

都是祖宗,都是祖宗。快快闭嘴吧你俩!

下铺周小花黑着脸吐槽。

03.
宣告所属权

"卧槽,小鬼你有病啊!"朱星杰被他吓得不轻。刚一进宿舍就被小孩扯着胳膊拽进厕所,甩门的力度之大,门外的周彦辰都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还好吗?

小孩抢先一步回他:没事呢我们写歌呢。

朱星杰被他整个人压在墙上,那个始作俑者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他,像一只被抢了食而暴跳如雷的猎豹。年长者气急败坏的开口了:你在搞什么! ?

"你为什么和别人靠那么近?"小鬼攒着青年的衣领往下拉,迫使他的哥哥、他的恋人低下头与他平视,小孩儿的拳头被衣服磨得发红。

可年长者还是一头雾水,朱星杰皱起眉头,紊乱的吐息之间缓缓开了口,"你到底是怎…唔操,嘶……小鬼,放开!"

小孩儿似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他解释,揽着恋人的肩头对着颈脖和锁骨下去就是一阵乱啃,小犬齿扎进脖子细致的皮肤里还真有点疼,年长的恋人没任着他胡作非为,很快的就把少年给推开,小鬼没能站稳脚跟,往后摔了一跤,跌坐在马桶盖上,朱星杰趁着他发愣的瞬间贴了上去,带点忿恨的意味撕咬对方的嘴唇,又吸又吻着唇瓣,小孩的舌头勾进他的口腔,舔了一圈他的腔内,和柔软的舌肉难舍难分的交缠。

最后小鬼还是先败阵下来,低着头啥也不说,没有精心打理的脏辫散在头上,掩去了大半张脸,朱星杰只看得到小孩刚才被他吸得嫣红肿胀的唇瓣,沉默了一会,少年又开始有所动作。

小鬼轻轻拽着朱星杰的手腕,他哥下意识的就靠了过去。

小孩终究是小孩。

小鬼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仰头舔舐刚刚那些被自己搞出来的小伤口,鲜红的齿痕在他杰哥白得透光的皮肤上很是惹眼,小孩吮吸着被他啃咬而渗出来的血液,含糊不清的说道:现在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啦!

朱星杰被他这主权宣示的举动给惹笑了,拍了拍小鬼的脑袋说:小智障,我本来就是你的。

**本来是兴致勃勃的打算写30题,但是写3题就累了嘎嘎嘎,而且我挺懒😂,以后有空会把30题都填满的!

**这个比较没有修饰过的文笔,就是一个迅速的小短打,sorry

**小甜饼,希望你们喜欢❤️

评论 ( 6 )
热度 ( 89 )

© 取名字真麻煩😵 | Powered by LOFTER